中秋八月半
   |

      一轉眼,又到中秋。
       所謂一轉眼,是從農歷春節算起。所謂一轉眼,是極度地感喟時光如電,轉瞬,一年的三分之二就這么過去了。
      悲觀了——時間就在那里,不徐不疾,快或者慢,全在每個人的心境罷了。
      其實八月中秋,正是大好的時光。悶熱剛剛消退,而又沒有蕭瑟胡為乎來哉的肅殺。花還盛開,果實已經豁然呈現在眼前。如果剔除蚊子,入夜時分各色的蟲鳴遠近傳來,給月色正好的夜,平添了幾分寂寥與清涼。這個時候若是能有個院子,沏上一壺茶,搖著蒲扇有一搭無一搭的轟趕蚊蟲,即便一個人傍菊獨坐,也心情怡然,足以忘卻很多人為的煩惱。
       中秋自然吃月餅。小時候月餅是稀缺的吃食,媽媽憑票買來,兄弟姊妹一人一塊。那時候還沒有今天的所謂境界,拿了月餅恨不得立刻大快朵頤——快朵頤可以,還不可以大。月餅吃的小心謹慎,仰了頭,一手拿月餅送入口中,一手五指并掌微曲,放在下巴上接著。這樣足可以保證每一小顆月餅渣都不能逃逸。
      記得小時候的月餅雖然比較硬,但是香甜無比。花生仁,金絲玫瑰,紅糖面粉,無比其妙地混合在一起。估計很多人跟我一樣,不記得小時候八月十五的月亮,而只記得那時的月餅好吃。
       吃得起、吃得上椰蓉、蛋黃、豆沙、火腿、鮑魚等等等等口味的月餅的時候,又不敢多吃這種高糖、高脂甚至加入了更多防腐劑的食物了。今年中秋,到目前為止,我總共吃了一塊或者多一點點的月餅,還是當早餐充饑的。
      中國飲食文化根深葉茂,對于有這么長時間的月餅,我想自然會造出成百上千種。若干年前一位在廣州的友人寄來一種月餅,堪稱最為好吃。那塊月餅有如今天的普洱茶餅大小,唯一有特別印象的是用豬油加工。這塊吃來滿口糯潤、香而不膩的月餅,可能是更能擊中我的味蕾以及對于食物的記憶,現在仍覺得可以再吃、再再吃。
      八月十五于我,還有一件事很是好玩。彼時,年輕氣盛,和一些兄弟喝酒,白酒紅酒啤酒,“三中全會”。而后騎車回家,路上只感覺輕輕摔倒。爬起來繼續趕路,后來才發覺有血珠嘀嗒。到家照鏡子一看,面部若干擦傷區域。說來奇怪,如額頭、鼻尖、下巴等本應在摔倒后率先著地的部位,均完好。人中等洼地,卻是重災區。即便若此,第二天仍不顧腫成豬八戒模樣,帶傷去參加同事的聚會,可謂身殘志堅。
      那個時候和同事,都是一群理想主義者,大家有激情,有情誼,有理想。而今這些,都如今年的月餅,稀缺了。
      月盈月虧,本是自然現象。但是此時此刻,若是能有一些人、事足可思憶,也不辜負這自然的玄妙。十五的月亮十六圓。這自然的神奇,竟也給明天留下很多希望。
      人生四十四度,八月中秋月又圓。小記之。


    
    本文原載于《中國民航》雜志2017年第10期

首頁 | 幸运快三 | 資訊中心 | 電子政務 | 聯系我們